何多苓首幅数字艺术收藏品全球首发

2021-11-10 17:35:48         来源:艺术中国   

11月,2021年成都双年展点燃了整个城市的独特艺术色彩,虽秋意浓,但11月2日,在美术馆忙于2021成都双年展——特别邀请展:“欲上·合囤”主题展的何多苓而言,他内心也多了一份对自己笔下“春意”的关注。

艺术家何多苓

2021年,国内数字艺术收藏热持续升温,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加入,前不久,国内数字收藏台BiBi元宇宙宣布,将于2021成都双年展期间——11月15日14:00,面向全球首发何多苓首幅数字艺术收藏品。据悉,全球公开首发的这幅数字艺术藏品是何多苓于2020年5月春,疫情期间创作的:《杂花写生No.2020-19》。

何多苓在BiBi元宇宙即将上线作品

《杂花写生No.2020-19》80x60cm oil on canvas 2020

潜心创作杂花系列 笔下的春天热闹非凡

“对于宇宙来说,花很小。对于蜜蜂来说,花很大。花是奇迹,我不能无动于衷。”1948年5月生于四川成都,作为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代表的何多苓,年来创作了多幅杂花写生系列作品。

2020年,一场疫情改变的人们的生活。是年5月在成都的何多苓:“每天,我戴上口罩从家里出发,路上几乎没人,车也很少。感觉处于一部穿越(过去或未来)的电影之中。到了画室,第一件事是关上大门——以前我从不关门——然后迎面看见从石墙上垂下来的七姊妹,盛开中,估计有上千朵花和花蕾。一门之隔,我看到了熟悉的春天。我想,如果春天像鲁迅先生一样思考,它会说:我们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你们吵闹。”

《杂花写生No.2020-19》是何多苓在疫情期间的新作。他笔下的花兼具某种脆弱和显而易见的优雅,他的构图与表现方式让花朵显得无拘无束,让观者浮想联翩。

全球互链 数字艺术收藏品被赋予唯一标识

对于艺术创作者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自己作品版权的保护,但因版权保护难度大、维权难等实际情况,这也成为众多艺术创作者的“痛点”之一。随着科技发展赋能,目前这一问题正逐步得到有效地解决。

在数字艺术收藏品领域,艺术家们的作品被NFT化与区块链化,以全新的方式呈现并赋予更多市场价值。上链之后的数字艺术品被唯一铭记,具有不可复制、不可篡改、交易过程可追溯等特点,从而有效解决作品被盗版、侵权的问题。科技赋能,让每幅数字艺术收藏品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证书,从而搭建了一个作品版权的保护伞。

何多苓授权BiBi元宇宙面向全球首发的《杂花写生No.2020-19》,将按照数字收藏的发售准则,通过全球知名公共区块链之一的以太坊智能合约上链,面向全球限量发售500份。据BiBi元宇宙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一经发售完毕,原画将永久不再进入市场流通,从而保证该作品收藏权的独享。

业内人士:何多苓首幅数字艺术收藏品市场潜力大

何多苓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他的所有创作全部都不以商业为目的,都是以喜欢为目标,很简单,他曾说,画画就是为了愉悦自己。然而,正是这种心无旁骛的潜心创作,反而获得了市场的极大尊重——《乌鸦是美丽的》卖出13800000元;《窗前的女人》卖出11500000元;2012年杂花写生系列,布面油画,80×60cm,在2013北京匡时秋拍以69万成交……2018年有撰文指出:六年前,何多苓的画作成交总额已超2.24亿,十年来,他七次上榜胡润艺术榜,他和艾轩共同创作的《第三代人》迄今仍是国内油画拍卖价格最高的作品之一。

《第三代人》布面油画 180×190cm 1984年作

北京保利2011年秋季拍卖会

成交价:RMB 28,750,000

该作品在1984年的第六届全国美展上获得优秀作品奖。目前收藏于龙美术馆

数字收藏品市场,众多作品因其具有的特殊意义被赋予更多的市场价值,从而得到热捧。知名导演王家卫首个数字电影藏品《花样年华–一刹那》拍出428万港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何多苓以往画作的市场“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此次在BiBi元宇宙推出的数字艺术收藏品《杂花写生No.2020-19》也带有极具市场号召力的潜在特质:该画作一是是何多苓在其72岁创作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未推向市场发售;二是该画作是何多苓艺术创作史上推出的首幅数字艺术收藏品,具有标志的意义;三是杂花在绘画题材上本就是一个比较难处理的题材,是艺术家不会轻易触碰的绘画题材之一。何多苓的杂花系列既有中国传统绘画的探索,又有西方油画丰富的色彩变化,为年来油画中国化道路进程中的一大亮点。可见,《杂花写生No.2020-19》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与纪念意义。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