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近墨堂藏沈周款《九段锦》辨伪

2021-06-28 15:23:00         来源:搜狐   

李文叔

在书画鉴定中,书画本身的笔墨特点是鉴定真伪最重要的依据,而其他的如题跋、著录、印鉴、流传等,都是次要的辅助依据。因此,对书画笔墨判断的“目鉴”才是第一位的,而对文献、著录、流传等的考证是其次的。日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展出的墨堂藏沈周款《九段锦》册,通过对比沈周落款真迹,会发现此册款识存在不少问题。

“三吴墨妙:墨堂藏明代江南书法”是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首个以私人藏品为主的特展,于5月18日对外展出,主要呈现的是私人收藏的明代书法。

在书画鉴定中,书画本身的笔墨特点是鉴定真伪最重要的依据,而其他的如题跋、著录、印鉴、流传等,都是次要的辅助依据。如果书画本身笔墨不对、与书画家的特点不符,那么只谈著录、流传这些次要依据,是舍本逐末,毫无意义。因此,对书画笔墨判断的“目鉴”才是第一位的,而对文献、著录、流传等的考证是其次的。

墨堂收藏的沈周款《九段锦》册,日在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三吴墨妙:墨堂藏明代江南书法”展览中展出,为纸本设色,共九开绘画册页,仅一开有沈周款识,另一开有杜琼题跋。杜琼题跋年款为成化七年(1471),可推断沈周画至晚作于此时,时年45岁。其实只要找前后时间相的沈周落款真迹来对比,就会发现此册款识存在很大问题。

本文选择沈周1467年所作的《庐山高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1469年所作的《魏园雅集图》(辽宁省博物馆藏),1473年的《仿倪山水图》(上海博物馆藏)进行对比,以上均为公认的沈周真迹。

三件真迹的落款时间虽跨越了7年,但无论章法、结体和行笔,都高度一致:章法上“沈”靠左而“周”偏右,错落有致;结体均往左欹侧,且“沈”字一撇出头不多,大部分在“冖”的下部,且竖弯钩较为内敛;行笔多连笔,竖笔有轻微的颤动,笔法含蓄多变,秀美圆润与刚健婀娜并存。

然而墨堂本落款,两字章法并非错落,而是上下对齐,毫无变化。结体也无欹侧变化之态,且“周”字过于矮扁,不像真迹稍显高而长。特别是行笔,“沈”字三点水往下坠落,最后一提臃肿拖沓,形如墨猪;“沈”一撇落笔重按,穿过“冖”被均等一分为二,收笔轻佻,而真迹的一撇大部分在“冖”之下,差别太大;还有“沈”的竖弯钩拖得很长,形似其晚年学黄庭坚书的风貌;“周”字“吉”的一竖,落笔拘谨迟疑,沉重含糊。

总之,墨堂本行笔笨重滞涩,呆板而缺少变化,与其他三件真迹的轻快秀美多变完全不符,可判断为伪作。

另外,墨堂本有杜琼题字,年款为成化七年(1471)。杜琼是沈周的长辈,如此处题诗是真迹,那么是断定此册为真的重要依据。本文选取故宫收藏的杜琼《荣登帖》(1472年)真迹对比,也会发现墨堂本与之差距甚远。

在章法上,故宫《荣登帖》行气紧密,每行字由上到下一气贯之,笔断意连,然而墨堂本则分布均匀,每字拘谨独立,没有连贯气,有临写的迟疑之感。至于字的结体,杜琼真迹多瘦硬修长,有的笔画具有明初人学晋人的圆厚韵味,结体朝左欹侧,而墨堂本多宽扁,无欹侧变化,而且许多字结体不紧密,重心不稳。在用笔上,杜琼真迹硬朗遒健,提按有致,而墨堂本则软弱无力,笔画单薄刻露。

特别是对比“杜琼”二字落款,更能看出墨堂本结体不稳、笔力嫩弱。尤其是“琼”字,结体和笔画完全变形,最后一捺轻佻乏力,又与上一行字相连,实在是软弱单薄。

从画法看,本册各开分别仿学诸家,但整体用笔纤弱繁琐,设色艳俗,应是俗工所仿。还是选取时间接的《庐山高图》和《魏园雅集图》对比,两图都是浅绛设色,色彩淡泊明洁,且颜色加入墨色,雅致沉稳,显示出沈周特有的文人气息。而墨堂本中有几开青绿设色,颜色纯度和饱和度都很高,山石浓重艳俗。事实上,沈周不仅是早年,即使是中年、晚年的真迹,也不会使用如此艳俗的颜色。

墨堂本中有一开仿王蒙,正好《庐山高图》也是仿学王蒙,二者可以对比。《庐山高图》中,皴笔秀润绵密,由淡到浓的皴擦先用湿墨,再用浓墨,最后用焦墨点醒,墨色层次丰富,画法来自于王蒙《青卞隐居图》。而墨堂本左侧山石也确实是解锁皴或短披麻,但墨色完全用焦墨,既黑又干,随意涂抹,乱成一片,毫无层次和明暗之别,亦无点苔。再看桥,从桥面延伸往前,直接看到大部分桥底部,与画理不合。而桥右松树的左侧树枝倾垂,与墨色浓重的坡石混为一体,还有松树枝叶整齐排布,呆板僵硬。总之画法水与沈周差距太大,可鉴定为伪作。

至于著录与流传,墨堂本与高士奇《江村销夏录》所记相,或许有人认为此册即詹景凤和高士奇著录本。然而后人也可以凭著录信息作假,作得与著录一致,这能证明作品是真迹吗?本册中的藏印如王世懋“琅琊王敬美氏收藏图书”,高士奇的“高氏江邨草堂珍藏书画之印”和“真知此中之妙”,三印都在一条花绫上,独立于画册之外,并不能排除是从别处移来的。虽然墨堂本与高士奇著录信息接,但未必是高士奇著录本,即使是,那也不能证明本套册页是沈周真迹。

综上可见,墨堂本沈周款《九段锦》册无论从款识、画法和题跋来看,都与作者差距明显,并非沈周、杜琼手笔,是艺术水和价值不高的伪作。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