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蚕书法:书中有画,画中有书的大美艺术

2020-11-02 10:23:41         来源:壹点网   

——苏清杰在人民日报“天蚕书法”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编者按:10月31日,备受瞩目的刘亚丽天蚕书法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隆重举行。本次新闻发布会全程由中央财经大学政信研究院研究院副院长陈功主持,会议邀请到了文化部原党组成员、副部长常克仁、著名文化学者武国栋、中国汉编文化基金管委会主任苏清杰、中央党校后勤处处长周福勤、巅峰艺术中心主任刘文迪、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理事柳清芬、“天蚕书法”文化传承人刘亚丽、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欧京海、智慧中国杂志主编赵嫣艳、祖国杂志社社长龚泓铭等党政领导和文博界专家、国内主流媒体及社会各界近百名人士出席活动。这一始创和失传于盛世大唐的天蚕书法重现新时代,倍受各界人士关注,社会反响极为强烈。这里特将主旨演讲嘉宾——著名学者、著名书画评论家苏清杰教授的发言刊载于此,以飨读者。

我和刘亚丽女士都是“平顶山人在北京”。作为她的同乡,早就知道她的隶书奔放流畅、典雅华美、俊秀温润。但两年前,我突然收到她从深圳寄来的两幅天蚕书法作品,这两幅作品尽管比她的隶书作品更加秀美,更加温润,更加流畅,但内心还是充满了质疑:天蚕书法?还有这种书体?

事实上,天蚕书法还真的是“古已有之”。翻翻故纸堆便可知道:早在周代就有“天子亲耕,王后亲蚕”的记载。到了唐代,更是盛况空前。每年春天,皇帝都要去先农坛拜祭农神祈求风调雨顺,而皇后则要到先蚕坛举行“亲蚕”大典,以鼓励妇女勤于纺织。唐朝长孙皇后在位期间,曾两次举行盛大的《亲蚕大典》。这期间,为博得凤颜大悦,有御用书家根据天蚕的灵性和形态,创造出活灵活现的天蚕书写方式,并将天蚕大典的仪式内容,用天蚕书写的方式去书写。天蚕书法也就因此应运而生,虽为小众,但在唐朝达官贵人和上流社会中一度有重要的地位。但随着沧桑巨变,在一场场战火和朝代的变迁中,天蚕书法渐渐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这里真要感谢刘亚丽女士,是她携手著名文化学者袁兵奇先生,一起经过多年的探索,终于让天蚕书法重现人间。

作为一名女性书法家,刘亚丽把她的多姿和柔情与书法用笔的严谨和洒脱,非常完美地与天蚕书法结合在一起,行成一种全新的侠骨柔肠的特有的书法艺术之美,从而使骨力藏于笔墨之中,情态显于笔墨之外,她把书法可以抒情,可以畅志表现得淋漓尽致。她深谙隶书和天蚕书法同是“蚕头雁尾”,但头有不同,尾有奥妙,这正是书法的“法中无法”之美。重要的是她更懂“诸法智徒,恭敬中求”的禅学哲理和书法精髓,相互融合则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瑰宝。正是带着这种恭敬,这种崇高,这种执着,她在创作天蚕书法时,线条才显得更为丰富,结体才显得更加完整,字迹才显得更加唯美,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书法灵气,让刘亚丽在天蚕书法中找到了自己特有的独一无二的个性。这里如果硬要我对天蚕书法有个评价,那就是:字迹清秀俊丽,笔画柔中有力,结体行云流水,整体潇洒刚毅。是真正意义上的书中有画,画中有书的书法艺术之美。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天蚕书法“犹如上林花似锦”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这些“看花人”,才有幸目睹它的婉纽,它的华美,它的典雅,它的高贵。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刘亚丽女士不仅重新发掘出天蚕书法,更重要的是,她是目前全国乃至全球唯一一个能把一种书体,挖掘到极至的第一人。为了保护和弘扬天蚕书法,刘亚丽女士和袁兵奇先生在深圳市成立了深圳市奇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于2019年6月取得国家版权保护和专利保护,2019年7月又申请了天蚕书法商标,并将天蚕书法作为一种全新的字体,录入计算机字库体系。并与国内多所大学的中文系及书法研究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有了国家版权、国家专利、国家商标、国家字库这四重保护,你想不说刘亚丽是中国天蚕书法第一人都难。虽然天蚕书法失传多年,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天蚕书法在当今盛世中国的重新问世,盛唐流行于达官贵人中的“小众”书法艺术,也一定会成为当今“大众”稀有的藏品。正因如此,我们还有理由相信:天蚕书法,也必将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又一个 新的里程碑。

(作者:苏清杰 著名学者、教授、书画评论家 中国老子书画院院长)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